南昌市最新新闻消息
历史咨询
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曹植的这句诗,写出了疫情下中华民族的风骨_人文频道_

发布日期:2020-06-01 02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新冠病毒的肆虐,带火了很多句古诗。日本捐赠给中国的医疗物资上所写的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”、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”成为了国人茶余饭后喜谈乐道的诗句。如果说,这些诗句凸显了人类在命运共同体之下的一种心无悬隔的情怀,那么,建安诗人曹植《白马篇》中的这句“名编壮士籍,不得中顾私。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!”就写出了疫情之下中华民族的风骨。

汉献帝建安二十二年,中国遭遇了历史上极为罕见的大规模瘟疫。曹植在《说疫气》中这样描述其惨状:“疠气流行,家家有僵尸之痛,室室有号泣之哀。或阖门而殪,或覆族而丧。”时隔1800年,一场丝毫不亚于建安瘟疫的天灾人祸卷土重来,让世界上的多少国家元气大损!

疫情正如一面镜子,能照出一个民族的真面目。

我们看到,有多少华夏儿女“名编壮士籍”,踊跃参与到疫区援助活动中;有多少华夏儿女“不得中顾私”,与自己远在他方的家人两地相隔;有多少华夏儿女“捐躯赴国难”,投入到本国甚至世界抗疫的正义队列中;又有多少华夏儿女“视死忽如归”,在生死线上愈挫愈勇,骨气奇高。

“骨气奇高”,正是钟嵘《诗品序》对曹植《白马篇》的评价。曹植是一个贵公子,但是他的这句“名编壮士籍,不得中顾私。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!”洗尽铅华,没有一丝一毫的贵公子做派。读之,我们看到的是意气骏爽,是义气凛然,是掷地有声的风骨。这,正是中华民族所独有的风骨。

文学就是人学,诗学也是人学。“风骨”这个词,最初用来品评人物。一个人有贞操气节,是谓有风骨。而钟嵘用“风骨奇高”来评价曹植的诗。他评的是人,而不是诗。他没有评价曹植的用词是否典雅,行文是否飘逸,音调是否铿锵,他评的是,诗的字里行间所体现出来的一种风骨。

这样的风骨,中华民族自古有之。“无终食之间违仁,造次必于是,颠沛必于是”的孔子有,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”的杜甫有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范仲淹有,“僵卧孤村不自哀,尚思为国戍轮台”的陆游有……